零零星星

[千文]惊世(31)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啊,初三淡圈什么的,简直太痛苦,等我中考回来,开新坑的!感谢小可爱啊~~~

——正文——

31.

王俊凯很忧伤,真的。

他本来还沉浸在不能与王源见面的感慨之中,结果情绪还没酝酿到位,抬头就见大门被人轻轻推开了。

“请问王俊凯先生在吗?”个子娇小的女孩羞怯地探进来半个脑袋,一张娃娃脸上带着腼腆的笑容,“我是你的教官哦,叫c。”

“……教官你好,我叫王俊凯,”这个初中生真的是他的教官吗?

“我可以叫你俊凯吗?哦,对不起对不起,我太失态了……”

“没关系,叫什么都无所谓。”王俊凯体内的暖男系统再度启动,立刻下意识对这位小教官给予人道主义关怀,“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教官你要不要喝杯水?”说着弯下腰去,朝她彬彬有礼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c瞥了一眼那只修长有力的手,又怔怔抬起头打量半晌他的俊脸,沉默很久,蓦地抬手捂住了半边脸,一双大眼睛竟然隐隐泛起了泪光。

我靠怎么回事?!王俊凯呆住了,心中在无声呐喊着“刚见面就把教官吓哭了以后还怎么混,可是不对啊我明明什么也没说啊!源源你可别误会,我真的没有对她做什么!!”

结果c的下一句话就给了他答案,只见她平复了很久情绪,这才小小声地、认真诚恳地对他说:“不好意思,你实在是……太帅了啊!”

“……”

王源当然不知道王俊凯正在被自己的花痴教官上下其手摸来摸去,此时的他正恨恨不已盯着面前啃鸡腿的女人。

“教官你叫什么名字?”“教官你吃饱了吗?”“教官我们还训不训练?”“教官要不我帮你吃点好吗?”其实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叼着鸡腿的漂亮女人抬眼朝他投来一瞥:“身为通灵者,最重要的就是良好定力,要不我为什么这么费劲要通过美食来锻炼你的忍耐力呢——嗯,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忘记吃午饭了。”

“……”王源看着她身边那一大包诱人零食,忍不住咬牙切齿道,“教官你真的吃得下这么多东西吗?”

“吃得下啊,这些也就算是饭前热身。”女人笑眯眯道,“别惦记了小朋友,组织有规定,不能给你们开小灶。”

那组织有没有规定不允许教官故意引诱学员呢?!

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王源深吸两口气,告诉自己那些全是会长脂肪的东西不能吃,吃得太胖俊凯抱起来就没手感了……

“咳,教官,能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这样日后扎小人诅咒你也更方便一些。

女人动作优雅地将最后一根儿骨头放在垃圾袋里,拽过餐巾纸边擦手边回答:“D。”

“那教官你准备教我些什么呢?”

“教你怎么泡男人。”

“……不必了。”我已经有男人了。

D白他一眼:“好吧,那就教你绝影分身灵体抽离时间静止无边幻境吧。”

王源听着这一大堆从未听说过的名词,霎时陷入了近乎呆滞的思考。

扎小人什么的,还是回头再说吧,学艺要紧,学艺要紧。

[千文]惊世(30)

[千文]惊世(30)

叶汐旋是黎岛总负责人,手下还有十多个执行成员,专门负责控制新人的训练流程。
当然,在正式开始训练之前,还要搞一个学生和教官的见面会。

自然,是单独见面。

“你说,他们该不会以为教官就你一个吧?”梓陌坐在海岸边,叼着个棒棒糖眺望远方,旁边坐着身着牛仔装的叶汐旋,“毕竟你给他们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

叶汐旋一脸微笑:“谁让我演技好,如果刚开始就让我手下那群坏家伙们集体露面,怕是会吓到你带来的六个崽子。”

“大概没那么严重,毕竟他们也和宁夏打了不少交道,心理素质得到一定锻炼了。”

“呵呵,真的吗?你忘了当初宁夏是怎么评价我手下那群娘子军的吗?”叶汐旋毫无征兆夺过梓陌的棒棒糖,转而含进自己口中,“宁夏说,‘这都是一些什么基因的妖魔鬼怪啊’。”

可以想见,能让宁夏发出如是感叹的女人,该是多么的如狼似虎难以招架。

梓陌神色古怪地瞥她一眼:“你解释归解释,抢人家糖吃是什么毛病?那上面有我口水!”

“哦?”叶汐旋秀眉一挑,满脸的高深莫测,“那还给你好了。”话音未落,她出手如电,又将棒棒糖送进了梓陌口中,“当初宁夏也经常这么欺负我,现在她不在,你代替受罚吧。”

梓陌望着她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终于还是没能忍住恶心,将棒棒糖转身抛进大海。
自己身边的女人果然是没一个正常的,但愿那六个小男生不会受到惊吓。

1号房间。

刘志宏在床上百无聊赖地躺着,仰头默默数着天花板上的不规则方格。本来说好今天上午就要训练了,可到现在教官都不现身,不仅如此,连送饭的人都没看见一个,该不是集体忘记开门密码了吧?

半晌,他聚集起自身力量,试图感知另外几个房间中的同伴气息,结果一无所获,就像是被锁进了真空环境里完全与外界隔绝。

“有没有人啊,赶紧的,要闷死啦!”

像是为了回应他这句话,大门猛地被从外面推开。

眼前的刺目光亮似乎只停留了一瞬,随即房门再度被关严,有人施施然走到了他的床边。

“呦~小帅哥,怎么,一个人待着寂寞了?”面前的女人烫着酒红色的大波浪,她挑起唇角,笑得美艳妖娆,“要不要姐陪你玩呀?”

刘志宏禁不住一个激灵,本能地翻身朝墙边挪去。

该死的,没人告诉他在黎岛训练还有这种人啊?这也太劲爆了,老实孩子承受不起啊!能退货么?

“你乱七八糟想什么呢?”美女屈起手指在他额头恶狠狠敲了一下,“放尊重点,少在心里说姐姐坏话!”

刘志宏惊道:“你是听魂者?”还是比自己级别高的听魂者,居然能直接穿透他的意念屏障。

“你觉得呢?”美女笑盈盈看着他,媚眼如丝,“自我介绍下吧,我叫A,是你在黎岛上的专属教官。”

“专属”二字被她刻意加重,说得无比暧昧。

“……呃,请多关照。”刘志宏顿时正襟危坐,不敢有一点出格念头,“请问A教官,我们六个人都有自己的专属教官么?”

A惊讶地瞥他一眼,好像他问的问题很白痴一样:“当然了,而且实不相瞒,这些教官都很有个性,只有我还算成熟稳重和蔼可亲。”

“……”刘志宏觉得,自己能够想像到其他人的处境。

2号房间。

千玺站在墙角,一脸戒备地盯着对面的黑衣女孩,后者扳着一张标准扑克脸,手中的水迹未干。

谁能告诉他这是什么情况?刚才明明好端端坐在桌边,谁知一抬头就见不远处空气里出现了一个女人,这还不算完,后者直接闪身过来,伸手朝杯中一探——500毫升满满的一大杯水啊,居然轻而易举就在她掌心化成了寒冰三棱军刺,随即军刺就抵在了他的颈部动脉上。

他自然无力抵抗,曾经夏沫提到过,她自己已经修炼到了操控水系力量的程度,很显然,面前这个棺材脸女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想要他命那就在眨眼之间。

不过事实证明对方就是为了吓唬吓唬他,很快就收了招式,重新把冰刃转回了那杯水——但估计没人敢喝了。

“这位姑娘……”他斟酌着开口,“请问你是来找谁的?”

“屋里还有其他人么?”声音低八度,虽说仍听得出是女孩儿声线,但仍免不了令人感觉阴森森。

千玺无奈:“那你是来找我的?”

“我是你教官。”回答干脆简练。

“……”摊上这么个教官他真是三生有幸。

“我叫B。”

和刘志宏呆久了,千玺也逐渐学会了些与人沟通的、没皮没脸的技巧,当即连连点头:“哦哦,教官你名字很好听……”

B薄唇微抿:“哪里好听了?”
“……”鬼才知道哪里好听,难道他要说“你名字真不怎么样呵呵呵呵”吗?

“我马上就会为你安排一些猎杀课程,带你实战训练,并亲自陪练。”B就像那些明星整完容之后面部肌肉僵硬一样,明明挺漂亮的小姑娘可就是不露笑容,她斜睨着李炯柱,掷地有声道,“刀剑无眼,希望你我将来能够相处愉快。”

都刀剑无眼了还谈什么相处愉快?!这个教官真是逗比……

易烊千玺发现自己原先的高冷模式被瞬间击溃,他低头盯着地板,哀叹着前路漫漫,看来从此在黎岛的日子不太好过了。

----TBC----

嘿嘿嘿,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突如其来的更新最适合我了!嘿嘿嘿

晚安,刘志宏。

依然等你。


记2017.5.16

哈哈,这几天闲的没事干就画了一张,不好看哈

【叶喻】刚刚好(一)

#辣鸡文笔

#ooc无处不在

#时间点是世邀赛后的庆祝晚上后的第一个并不怎么愉快的清晨

#叶喻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正文----


1.


“喻文州!你他妈笑成这样给谁看!”叶修现在的样子早已经没有了平时的淡定,他现在的样子近似歇斯里底。

喻文州的嘴角立刻垮下,语调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多了些冷寂,“前辈,被上的又不是你,你喊什么。”真是太难看了叶修。

叶修的表情像是被打了一拳,嘴角张开又闭上,最后还只是说了对不起。

因为没什么可说的。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穿上昨天晚上被叶修扔的到处都是的衣服,仿佛现在腰酸的不是他。

叶修就这样盯着他,什么都不做,什么也没有,就只是盯着。

他突然感觉自己做错了,原来的胜卷在握,原来的淡定从容,现在都变成了一个笑话。

他对上喻文州,他输了。

没错,他输了。

他也服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在醉酒之后的第二天得知自己被上了还如此镇静,镇静的不像一个人,可喻文州做到了,他彻底的服了。

以及感到……可怕。

这是他第一次讨厌这么痛恨喻文州的冷静与微笑,他怎么可以笑的出来!怎么可以笑的出来!

浴室的水声停了,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响起。

门开了。

叶修抬起头,盯着一身水汽的人。

喻文州并没有看他,只是径自去吹了头发,穿上外套,换上鞋,打开门就要走。

叶修:“你就这么走了?”

“难道前辈想看我一哭二闹三上吊?然后拉着你要你负责?”喻文州的声音中还带着点调侃的笑意,眼中却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痛苦,之后又恢复平静。

“如果你想,我可以……”

“可以负责?前辈,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谁离了谁不能活?还有,叶修,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没有必要互相浪费彼此的时间。”

沉默。

除了沉默还是沉默。仿佛这个世界都是由寂静组成。

叶修盯着喻文州的眼睛不发一言,努力在喻文州的话里找出别的意思,最后,什么都没有。

他张开嘴,刚想说什么,喻文州就打断了他的话。

“前辈要是没有什么别的事,我就先走了。”说着,便已把门打开,走了。

声音看似很平静,却带着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原来他并没有自己想的这样镇静从容。

叶修这样想着。

低低地笑声在一片狼籍的房间蔓延。

带着捕捉到猎物的欣喜与得意。



----TBC----


小短小嗷,小透明终于按耐不住对喻队的敬仰之情来发文啦!

这还是上回妖熙生日的坑呢,最近把它填啦\^O^/
@来瓶梨酒

【千文】惊世(27)

大家加油哦

刘一麟面无表情挡在了两人中间:“先别忙着调情,看看王子和灰姑娘吧,已经在跳二人转了。”

“……”

果然,镜头里的刘志宏和易烊千玺正肢体僵硬地搭着手臂搂着腰,随着《步步高》的节奏扭啊扭啊……刘志宏还时不时踩到易烊千玺宽大的裙摆,俩人数次差点摔倒,但总是在关键时刻重新站稳,而后继续以麻花状扭啊扭啊……若不是没有扇子和手绢,真的很像二人转。

好好的一个西方童话故事,生生被他们演绎成了乡村爱情,连特邀摄像师喻烯月都看不下去了,简直都要应景地高歌一曲“正月里来是新年啊,大年初一头一天哎哎……”

“卡 ——!”罗庭信冲上前去,恨铁不成钢地用剧本敲打两人的脑袋,“都告诉你们要好好跳好好跳了,能不能敬业一点?你们这是玷污艺术啊!”

刘志宏森森表示自己受了惊吓:“庭信你别逗了,剧本都成这样子了,就算我们俩跳出国际水平也无法挽救了好吗?!你还是把希望寄托在王源王俊凯身上吧。”

王源当即表态:“请相信,我和王俊凯一定会辜负你们期望,王俊凯搂着他,沉痛地连连点头。

“……”罗庭信神情严峻地叹了口气,“好吧,既然大家都这么有信心(众人:我们毫无信心!),又都对这部微电影抱有热烈期望(众人:谁抱期望了?就是瞎闹!),所以我们姑且把它当成一部针砭时弊、黑色幽默的作品来完成吧,也许剑走偏锋会取得不一样的效果……哦草,我话还没说完呢,你们别走啊!靠,都给我滚回来!”

刘志宏和易烊千玺是逃得最快的,两个人几乎是以跑百米的速度冲出了第二空间,脚刚踏上客厅的地面,易烊千玺就急着要去解开裙子的领扣,结果那里似乎被丝线卡住了,怎么解也解不开。

“喂,志宏,帮下忙。”

“再穿会儿呗,难得穿一次。”话虽这么说,刘志宏却还是走过来替他整理领扣,一面还笑嘻嘻打量着他脸上的彩妆,“千玺,扮姑娘挺有意思的哈?”

易烊千玺瞥他一眼:“要不你试试?”

“我没那好底子。”

“谢谢夸奖。”易烊千玺坦然接受,“不过你能不能快点,解个扣子也这么磨蹭。”

刘志宏顺手拽了一下他颈间项链,有弹性的绳子顿时缩回去弹到了他的脸上,易烊千玺猝不及防“嗷”地嚎了一嗓子,刘志宏嘿嘿坏笑:“老实点,我这可是在帮你脱衣服。”(哦靠好奇葩的台词直让人想入非非啊)

“……你的脑仁已经微缩到容不下正常思想了吗?”千玺恨恨不已磨着牙,琢磨着要不要干脆去找把剪刀剪开裙子算了,然而话音未落,就看见刘志宏拍了一下自己肩膀,示意已经搞定了。

“千玺,其实偶尔这样调剂一下生活也不错,对吧?”刘志宏把换下来的裙子扔到旁边,勾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笑道,“反正我挺高兴的。”

我挺高兴的,换句话说,能和你们如是在一起疯闹,就值得庆幸。

易烊千玺神情微滞,却选择了轻哼一声保持沉默,转过头望向另一边。

“我说真的千玺,你穿公主礼服很好看。”刘志宏不依不饶地把手晃来晃去试图干扰对方视线,“你是不是觉得我穿王子衣服也挺不错?说实话吧我不介意。”

易烊千玺一脸“真受不了你”的表情,很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黑夜给了我星辰般的眼睛,我却用它来翻白眼,暴殄天物不过如此。

“哪就不错了?穿礼服的苹果。”说完挣开对方的手顾自走开。

刘志宏微笑着站在原地没有追上去,目送后者的背影消失在里面房间。

他才不会告诉易烊千玺呢,自己又违反规定使用了读心术。

就是为了知晓那一瞬间掠过的真实答案而已,应该是可以被原谅的吧?一定可以。

—— “你是不是觉得我穿王子衣服也挺不错?”
—— “嗯,很不错。”

当然,他也不会告诉易烊千玺,在刚才跳舞的时候,自己心跳居然出奇地加快了,尽管欢乐的音乐恰到好处掩饰了眼底一丝发烫的神情。

他知道易烊千玺其实也是紧张的,然而为什么,是因为抱着彼此吗?

那不是错觉,也不是一厢情愿。

【千文】惊世(26.下)

我好像很久没更文了.....心慌慌……


----正文----


NO.16下

“嗨,你是叫辛迪瑞拉玺么?”

易烊千玺嫌弃地看着她的服装:“不,我叫辛迪瑞玺。”这什么倒霉名字,还不如直接叫小丽翠花之类来得痛快!

“哦辛迪瑞玺啊你好。”梓陌恰到好处地微笑,“我是一个神仙,我已经听到了来自你心灵深处的愿望(易烊千玺:是我刚才亲口说出来你偷听了吧?)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来只是想告诉你,我可以帮助你参加伊丽莎白王子(刘志宏:……)的舞会。”镜头之外,刘志宏正在为自己这个毫无逻辑的破名字而抓狂挠墙,王俊凯耐心劝慰,而王源站在旁边,负责嚼着牛肉干看王俊凯耐心劝慰。

罗庭信站在喻烯月身后,拼命示意易烊千玺赶紧表现出开心神色贴合剧情,易烊千玺思忖片刻,冲梓陌皮笑肉不笑地扬起唇角:“神仙姐姐,我礼服呢?我水晶鞋呢?”

梓陌一面嘀咕着这姑娘真不矜持,一面有节奏地击了两下掌,同时行动的还有罗庭信,只见他吹了声口哨,朝空间入口处小声道:“白美人?拖把?上道具!”话音未落,外面就箭一般冲进了两只膘肥体壮的阿拉斯加雪橇犬,也不知道罗庭信是从哪勾搭来的。

“这是你的礼服和舞鞋。”梓陌从雪橇犬尖利的牙齿中(……)取出裙子和水晶鞋,进而摸了摸对方狗头笑道,“辛迪瑞玺小姐,这二位是你的车夫,希望你们合作愉快。”说着打了个手势,身后顿时驶来了一辆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小推车,“记得啊,午夜十二点前一定要回来,不然一定会发生比看见贞子更恐怖的事情。”

易烊千玺连搭理她的兴致都没有了,一面腹诽着套上裙子,一面慢悠悠爬上小推车,任由训练有素的白美人和拖把哥拉着自己驶出了镜头范围。

妈的还午夜十二点必须回来?不用麻烦了,自己绝对迟到早退,如果可以的话,和伊丽莎白王子打个招呼就撤离吧……

他很疑惑,自己怎么就和这样一群为了奖金出卖灵魂的人混在一起了呢?还有没有天理了?

“千玺,赶紧准备下一场啊,你和志宏跳舞的戏,舞步不许错啊!宁夏,快给他化妆!”

“饶了我吧……”

按照剧情,罗庭信把伊丽莎白(……)王子的舞会设计成了面具舞会,说这样更有神秘感 —— 但事实上是因为宁夏梓陌她们都要扮成被邀请的贵族姑娘在旁边跳舞,所以不方面露出模样来而已……

易烊千玺提着裙摆走下小推车,顺手把那个掉了半边羽毛的面具扣在脸上,一边埋怨着导演太会节省成本,一边盯着不远处同样带着面具的刘志宏慢慢走进镜头。

刘志宏,也就是伊丽莎白王子目不斜视,径直过来这边,很绅士地向他伸出手,笑出了一口大白牙:“美丽的小姐,可以请你共舞一曲吗?”

“不可以。”

“……”刘志宏神情抽搐了一下,还好戴着面具没看出来,“怎么说我也是今晚唯一的男性主角,给个面子吧。”

易烊千玺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可我不会跳舞。”

“没关系呀,我教你。”透过面具的眼部轮廓,易烊千玺看见刘志宏的桃花眼欢乐地眯成了一条缝 —— 不就是跳个舞而已,至于这么高兴么?悲情的孩子,以前参加舞会一定都找不到舞伴吧……Stop 出戏了。

结果音乐一响起俩人就傻了眼,谁能解释一下这首热情欢快的《步步高》是怎么回事?这难道不是春节之际新闻联播报道国家领导人深入民间时才会使用的曲子吗?太接地气了吧简直难以承受啊!

而此时镜头之外,几个摆出置身事外姿态的损友正嗑着瓜子说闲话。

“这可不是我的问题。”罗庭信显得很淡定,“是宁夏提出选一首爵士乐不足以和上一幕的逗比情节前后呼应,所以必须选《步步高》。”

王俊凯黑着脸接口道:“她还提议把我在剧中和源源见面时的背景音乐换成《森林狂想曲》,然后两个人蹦跳着奔向对方……”让宁夏和罗庭信一起捣鼓剧本绝对是个灾难,暂且不说这个配乐多么奇葩,但是这个“蹦跳着”的设定……七个一米七几的大男人一起奔跑会不会太凌乱了?!

“其实不用在意这些细节的,小凯。”王源笑嘻嘻拽了拽他的衣角,“到时候七个你一人拿个鸡腿站在原地,我自己跑过去就好了。”

“源源你真乖……”


----TBC----

谢谢大家的支持,尤其是谢谢妖熙在一切可能的情况下轰炸我😂

然后也就是最近比较忙,没有什么时间,也就没有看手机。作业好多啊啊啊!每天写完就很晚了,完全没有时间来码字(抱歉。然后,周五我就阵亡了,一天没有上学😂。周五一直都是在床与厕所中度过的😂

啊啊,最近才想起来要码字更文,我看了一下上一篇文的时间,不仅有些恍然,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两个月没更了。我其实是一个比较懒的人,不怎么好好学习(所以到现在排名都不怎么考前当然也不怎么靠后就是了),有时候文中的某些描写明明可以更好更精致、明明发现了错字也懒得去改,我就是这样一个明明写的不好还不已勤奋来补足的人。像我这样的人,注定平庸一生。有时候我自己都唾弃我自己(笑),不过还是谢谢妖熙、angle、小季(浅临,原谅我叫习惯了,不怎么改的过来口😂)、苏子和那些潜水却点了小红心和关注的大家(应该都全了了吧)谢谢大家包容着我的一切,很感谢真的很感谢。

还有就是我考场前面那只汉纸(学霸sama),我不知道你在不在看,反正很谢谢你,谢谢你对我的信任,也很欢迎你来找我诉苦(也找不到其他的词来代替了,反正你知道意思就好),你写的文我也一直都在看,很感动很好,希望你一直写下去,(弱弱的问,真的不来lofter吗,你要发文我一定抢首杀)最后要说的话好像还是谢谢,反正听你说的我也好心酸,祝你幸福啦!以及,月考顺利?期中等我去15场找你!能有这么一个男闺蜜(蓝颜?)真的很幸福,很开心,谢谢你的鼓励谢谢你的安慰(笑)。

谢谢妖熙陪我聊了一个寒假,也催了我好多次文,很感谢很幸福!也希望小妖熙考试顺利,另外,可以申请妖熙在以后的日子里也继续催文吗?总有一种感觉被爱着(滑稽)谢谢妖熙的鼓励、嗯.....么么哒!

还有angle的鼓励与支持!很感谢很感谢,永远记在心底的那一句“爱你”,心里很暖很暖,什么都不怕了呢!另外,永远爱你哦~

小季也是,感谢把我拖进一个又一个的坑😂,看的好多书好多文都是小季安利的呢!感谢!因为三观一样吧,很多地方都很合得来,希望未来一起走下去!另外,月考一起加油吧!

感谢苏子同学一直以来提供的脑洞,两个脑洞大开的人在一块总是能撞出很奇怪却很带感的脑洞,很感谢苏子一直以来的支持与肯定!学业加油!

还有很多没有提到的朋友,都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与陪伴,看到小红心真的很开心很开心!谢谢大家!

那么,大家一起加油啊!努力学习努力更文(笑)!

也谢谢看完我这一长段话唠叨的人,咳咳......来一个比较正式的结尾?




他日见张禄,绨袍怀旧恩.





#出自李白的《送鲁郡刘长史迁弘农长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