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星星

请假到2018年中考结束,期间周更或不定时更新,*^_^*

【全员】过了个假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我先笑会。
祝大家新年快乐*^_^*

即云:

预警:


写的过程中基友说我像刚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建议大家不要在嘴里有食物or水时阅读。


没有太多cp倾向,可能微王方。




***


“噗咚”两声,方士谦从疾驰的交通工具上落了下来,眼前土花四溅。


他撑着胳膊爬坐起来,用目光找到了同样灰头土脸的王杰希,而后者显然还没有弄清是什么情况,直到他低头,发现自己手中虚握着一个扫帚柄。


“……”


方士谦轻轻捡起自己附近的扫帚头,王杰希脸上的表情太肃穆,他有些不敢打扰。


“方士谦,”王杰希严厉地开口了,“你怎么胖成这样?”


方士谦看了看王杰希——如果还存在——的腰,用同样肃穆的口吻回答:“我表示强烈的谴责。我掉下来的姿势是脸先着地,分析表明胖的人显然是你。王杰希,胖喊捉胖是不对的。”


“……”王杰希很长时间都不想说话,也没有反驳,最后他宣布,“我们失去了交通工具。”


方士谦在思考,“也许这是天意。我们拜访前几个基地的时候都没事,怎么准备赶往蓝雨的时候扫帚断了呢?他们霉气气场范围这么大?”


王杰希冷笑一声:“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你刚刚在霸图吃了五斤虾。”


方士谦:“……不应该呀。”


王杰希的豪华座驾,灭绝星辰,标准载重量2人,如今只载一个人,飞行轨迹就像喝醉酒的野猪。


“少天,不能这么形容客人。”喻文州端着一碗元宵推开房门,批评黄少天,“野猪比他们走得稳。”


王杰希和方士谦对视一眼,双双看到对方眼中的告辞之意。


“哇队长,这是你家寄来的元宵咩!”黄少天大声咽口水,并搓了搓手,“怎么不等王杰希和方士谦走了再端出来?”


王杰希和方士谦又对视了一眼,在餐桌旁气势汹汹地坐了下来。


靠在墙边的灭绝星辰“啪”地一声滑落在地。


黄少天:“……”怎么感觉气氛好凝重。


 


“我的妈冻死了冻死了!”方锐脖子瑟缩在灰鹅毛羽绒服里,惨叫着冲进了霸图基地的暖气结界。


迎面有两个人在等他,方锐瞅了一眼,非常吃惊:“张佳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张佳乐红着脸,凶巴巴地说:“问你林老师!”


林敬言心虚地扶了下眼镜。一切尽在不言中。


方锐,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地,大声斥责道:“什么?!他终于非礼你了?!?!”


“……什么叫非礼!!!”张佳乐在他头上揍出一个爆栗。


“……什么叫终于!!!”林敬言在他头上揍出一串爆栗。


方锐抱着头求饶:“别打了,鹅毛都打出来了!”


挨揍后方锐才得知,林敬言在帮张佳乐染发时不慎失手,一勺号称三秒起效的染发膏结结实实糊到了张佳乐脸上。


由于张佳乐少校春节期间出门都戴墨镜口罩,新年伊始就斩获了“鸡年最耍大牌的异能力者”奖。


方锐:“讲道理,公鸡头顶是该有一点红。”


张佳乐怒火中烧,结局是方锐失去了更多的鹅毛。


羽绒服扁下去了。


“老林……”方锐大声啜泣,“我回去路上会冻死的。”


林敬言拍拍他:“不要紧,霸图基地有鹅,我一会儿带你去拔。”


张佳乐:“…………”好大的两个神经病啊。


张佳乐和林敬言被抽调到霸图基地之前,一直不知道霸图是这么过年的。


“我以为霸图过年方式会比较雄壮,比如舞龙舞狮那种的,”张佳乐边回忆边激动地说,“分工我都想好了,张新杰举不动老韩,老韩应该是狮子屁股,张新杰是狮子头。”


韩文清缓缓抬头:“狮子什么?”


“……狮子,”张佳乐战战兢兢地改口,“狮子……艺术家?”


韩文清:“……”


“你很饿吗?还狮子头。”林敬言胆战心惊地扫了一眼韩文清和张新杰,夹了一箸肉丝放进张佳乐碗里。


张新杰平静地剥着虾:“今年你们来了,可以改成舞龙。”


“……不要。”林敬言深情拒绝,“舞狮又不是我的脑洞!但是你们真的不做山东馒头吗?”


韩文清:“……”


“前辈们!”宋奇英不知从哪个角落刨出一张大桌子,麻将在上面整整齐齐摞成四条长城,“可以开战了。”


张佳乐,一个游走在点炮与自摸之间的男人,牢牢盘踞着赢钱第二名的位置,风雨不动安如山。战绩榜自名列第一的林敬言以下,依次是张佳乐、张新杰、韩文清。


韩文清钱包就放在手边,抽出来整整一刀软妹币之后终于后继无钱。


张佳乐得意洋洋地抛接着幺鸡:“哈哈哈老韩!你可以刷卡。”


幺鸡又一次升到空中,然后凭空悬浮于最高点,被张新杰伸手捉走。


输了五块钱、感到很不爽的张新杰口气恶劣:“还有下一个活动。”


张佳乐以为麻将就是关底,没想到大戏刚刚开锣。


霸图的人,包括宋奇英在内都太能喝酒,一盆椒盐皮皮虾配白酒,几轮过后连张新杰都吼着“五十十五”把虾壳往嘴里扔。


张佳乐和林敬言抱成两团,蜷缩在角落。


大家都以为韩文清进房间是喝吐了,冷不丁韩队长从走廊里跌跌撞撞走出来,怀里揣着几只沉甸甸的大红包,所有人瞬间眼睛发直。


韩文清“咣”地把张新杰撞出一米五:“新杰!”


“队长!”张新杰攥紧差点脱手的皮皮虾,重重点了点头。


韩文清拈起红包塞进张新杰手里,又塞进了宋奇英手里,又塞进了白言飞等人手里,又塞进了林敬言和张佳乐嘴……哦不手里。


“这是我今年,抢来的,钱,送给大家。”


张佳乐:“??”


林敬言:“……”


 


相隔数百公里,同一时刻,轮回基地四下弥漫着杀气。


孙翔只是上了趟厕所而已,苦苦积攒的一百个就不翼而飞。


“周泽楷,我勾玉呢?!”


“没看见。”


“还有我为什么多了个海坊主??”


“伐晓得。”


目睹了一切的江波涛:“……”


可能周泽楷脸板得太僵,孙翔挠了挠头发找杜明吕泊远们的麻烦去了,倒是没再怀疑周泽楷。轮回基地一直有个共产主义的梦想,自从集体跌入阴阳师坑以来,顺手牵符的歹人很多。


一个广为人知的秘密,少女杀手周泽楷的阴阳师账号只能抽到女式神,女SSR们都三个皮肤不重样了,座敷童子还是百鬼和乞讨来的。


而孙翔就不一样了,他在外以不张嘴为常态,打呵欠为例外,凭借185的身高和八块腹肌高居“基友票选最爱的异能力者TOP1”,非常受男式神的欢迎。镰鼬、管狐和童男,鬼源滚滚,就是没有SSR。


孙翔严防死守攒了一百勾玉,还是被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歹人给抽了一个海坊主。


“……你要哭了吗?”江波涛吃惊地看着蹲地不起的孙翔。


周泽楷震惊且愧疚地看着孙翔头顶的螺旋,憋了好久才很舍不得地说:“协作?”


“江波涛他说什么?”


江波涛翻译:“他说有30勾玉的协作分享给你。”


孙翔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热泪盈眶地看着周泽楷,颤抖着手接受了任务分享。


夜幕降临前孙翔又从一张张毛票苦苦攒够了一百勾玉。


“都看着我!我要抽卡了!”孙翔鼓舞着大家。


吕泊远掀起眼皮:“噢。”


孙翔:“……”


一个兵俑缓缓出土。


周泽楷:“切~”


孙翔气得涨红了脸:“你没注意看!!!是三星兵俑啊!!!”


“真的吗?”杜明探头过来想看。


“嘀——”


基地的警报音倏忽响起,江波涛陡然站起身:“先别玩了,集合了!”


孙翔扔开手机,边跑边吼:“真的是三星兵俑啊!!!”


 


“队长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黄少天疑惑地揪了揪耳朵,“好像有人在大喊‘三星兵俑啊!’……”


喻文州一头雾水:“什么东西?三星堆?”


“噗?”一口白雾从黄少天嘴边喷出来,他想起了不愉快的往事,“去年本来该我们拿MVP,结果王大眼的熔岩烧瓶一不小心把年兽尾巴给烧了,年兽吓得差点原地起飞。”


暖气系统老化了,高空驾驶有点冷,喻文州缩了缩脖子,“听说老王的熔岩是富士山进口的,不得不服。”


黄少天郁闷:“说好的抵制日货呢?”


“先放下你手里的卡乐比。”


“……”喀嚓,黄少天清脆无比地咬了一口,“今年我要搓个大招,不能再输给那个大小眼了。”


喻文州狐疑地打量他:“我胆子小,你不要乱搞事情。”


“……”


黄少天胸有成竹地往嘴里塞着卡乐比。


 


临近子时,家家户户都在等待跨年,从空中俯瞰街道,张灯结彩煞是繁华,行人寥寥无几。


肖时钦乘坐的飞行舱从空中缓缓降落,他走到一个叼着烟、裹着肥大的程序员冲锋衣的男人面前,敬了个礼:“叶修准将。”


叶修慈祥地喷了他一脸烟:“老肖过年好啊。霸图微草蓝雨轮回还有……都来齐了没?”


远处的周泽楷穿着风衣向他们脱帽,样子帅气极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身后有个黑影还在大吵大闹:“三星的!!!”


“什么东西?三星堆?”叶修同样一头雾水,“今年换boss了?”


肖时钦面部颤抖:“不,还是年兽。”


话音刚落,一声嘶吼自天际遥遥传来,仿佛滚动的雷声。


“都没迟到,年兽老师也很有时间观念,不错不错。”叶修欣慰地点头,谁知眼前突然又出现个不明飞行物,“等等老肖,你帮我看看这是啥东西?”


肖时钦惊愕地说:“好像是……王队和方神吧……”


叶修秒换同款惊愕脸:“胖,胖成这样了?”


“……”飞到面前的扫把又掉头飞走了。


“别走啊!”苏沐橙揩着笑出的眼泪拼命挥舞手臂。


霸图、兴欣、轮回等一众基地都是异能力者官方联盟“荣耀”的分支基地,每年年关将至之时,年兽“夕”会光顾人间,而荣耀下属的异能力者则合力将之驱逐,以保障千家万户能太平顺遂地步入新年。


当然,由于近年来各基地开始争夺贡献率的MVP,年兽副本就变成了双重战场。


其他基地都投入前方战场中去,喻文州看着伫立原地意图叵测的黄少天,心中涌现了不好的预感。


只见黄少天缓缓从口袋里掏出一叠A4打印纸,出其不意地大声棒读:“【王方ABO】,盲人按摩paro。”


王杰希立刻从扫把上掉了下来。


方士谦:“……”


其他人咬着牙继续打年兽,坚决不受干扰。


“作者!”黄少天继续朗诵,“叶修!方锐!”


叶修和方锐惊恐地对视了一眼。


叶修手里画着一千只鸡的伞掉了:“我靠。”


方锐接着他的话,“这人怎么把我俩马甲扒出来的?!”


张新杰、张佳乐、刘小别、高英杰的动作开始迟缓,只有轮回战队自觉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一脸冷酷地继续殴打年兽。


黄少天锲而不舍:“方士谦开了一家盲人按——唔唔!”


喻文州捂住了黄少天的嘴,但黄少天是有备而来,毫不畏惧,又从胸口掏出一个小型扬声器,拿腔拿调的机械音忠实地棒读道:“方,老,板,你,喷,的,什,么,香,水,啊!”


王杰希:“……”


方士谦不干了:“好你个叶修,居然写我是盲人!”


叶修大声喊冤:“这是方锐写的!”


方士谦立刻转火:“好你个方锐!”


方锐呼天抢地:“我靠这是叶修写的!”


“……”方士谦懵圈一秒钟,大怒对王杰希道,“不管!Alpha你给我揍他们!”


叶修&方锐:“…………”


王杰希冷笑一声:“你玩得很开心啊?”


方士谦几乎吓gay:“你,你别一大一小看我,吓不孕了。”


王杰希:“……”


扬声器:“啊!我有点!控制不了寄几!……”


张佳乐半蹲着死死抱住林敬言的大腿:“哈哈哈哈哈快饶了我!!!”


张新杰靠在张佳乐背上不停颤抖。


承受了两个人重量的林敬言恐慌地看着韩文清:“韩队救命!我裤子要被扯掉了!”


“…………”


韩文清伸出了手。


帮林敬言提紧了裤子。


“……”江波涛再也打不下去了。


不只是江波涛,周泽楷于锋肖时钦楚云秀唐昊全都痛苦地捂住脸……连年兽都快打不下去了。


黄少天高举扬声器四处逃窜,躲避着扫把和伞的攻击,喻文州手忙脚乱地拦方锐,蓝雨和微草两大基地打成一团,烟土滚滚。


令人诧异的是,还有一个人在一本正经地戳怪,丝毫不受黄少天阴谋的波及。


所有人呆若木鸡地望着孙翔伟岸的背影。他毫无表情,冷若冰霜地伸出长矛,左戳右戳上戳下戳,哪怕扬声器尖叫着“你放开我!”也不为所动。


怎么回事???大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孙翔他……???


刘小别喃喃道:“我怀疑今天来的是假孙翔……”


唐昊已经惊恐得快要逃走。


方士谦提着扫把追逐黄少天:“我要杀了你!”


扬声器大声哀求:“不要标记我!”


“……”方士谦心累地瘫坐在地。


张佳乐:“哈哈哈哈哈!”


林敬言:“……”


周泽楷痛苦地捂着肚子看江波涛,江波涛痛苦地点头表示理解。


等一群人反应过来时,年兽已经丢下个宝箱跑了,孙翔一个人坐拥45%的贡献值,高冷地屹立在不败之巅。


黄少天成功阻止了微草卫冕,然而……


“哈哈哈哈哈天天不哭!”张佳乐披头散发地冲过来搂住他,“走走吃火锅去!”


 


“除夕”活动顺利落幕后,荣耀联盟的成员一起吃火锅也是惯例。


为了防止方士谦和王杰希在锅里下毒,兴欣和蓝雨坐在一桌,把微草驱逐到了霸图那边。


张佳乐笑了一晚上几乎脱力,饥肠辘辘地涮着菜,完全无视饭桌上尴尬到爆的气氛。


韩文清和张新杰两脸肃穆地吃着馒头,暴露出他们也笑得很辛苦。


王杰希若有所思地提问:“山东馒头?”


“哈哈哈哈哈!!!”张佳乐的筷子瞬间掉进了锅里。


韩文清:“……”


笑声太嘹亮,黄少天吓得跳起来:“那桌的人怎么了?!”


方士谦靠着王杰希直抖:“哈哈哈别理他,我家Alpha有病。”


他本来准备搂搂王杰希以示安慰,突然又缩回了手:“哈哈哈太胖了有点儿搂不住。”


“咳咳咳!”张新杰大声咳嗽。


林敬言拼命帮他拍着背:“歹势,被馒头噎住了。”


“……”韩文清宣布霸图拒绝和微草一起吃饭,带着大家坐到了轮回那一桌。


黄少天等了半天,终于张佳乐有不再突然大笑的趋势,放下了心,往锅里倒了几朵香菇。


几分钟后,黄少天咽了咽口水正准备拿起捞勺,一只手突然以迅雷不及QQ旋风之势捞走了仅剩的几朵香菇。


黄少天怒不可遏:“我香菇!!!”


叶修嘴里塞满了香菇,慈爱地看了他一眼,含糊不清道:“菇吧。”


黄少天:“……”


喻文州同情地帮他夹了一筷子:“秋葵也熟了,先垫垫肚子。”


“……”


黄少天觉得自己过了个假年。


 


—END—


 


孙翔回到基地,突然被雷劈了一下似的猛捶沙发:“杜明你们有没有觉得刚才的事情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后来孙翔一直笑到天亮。


杜明:“……”


吴启:“……”


吕泊远:“……”


江波涛:“……”


周泽楷:“…”




—真·END·—




新年快乐!


tag不知道打谁就随便打了。

评论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