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星星

请假到2018年中考结束,期间周更或不定时更新,*^_^*

【易文定情‖千文】惊世(12)

#cp千文

#灵异向

#“惊世”又名“逗比们的幸福生活”

#猎杀者千&听魂者宏

如果这些没有触到你的雷点,那么☞ Go!!

——正文——

「12」

转天晚上,一行六人如约来到忻怡家中 —— 如果一定要问为什么又是六个人同时出动,那只能是因为……刘志宏易烊千玺死活不同意另外四个享清闲。

家中只有一个人在,据说她的爸爸是个酒徒兼赌徒,天天夜不归宿,回来就好打骂女儿出气。母亲早在三个月前生病离世,父亲又嗜酒如命不问家事,所以忻怡小小年纪就勇敢独立,且拥有了比同龄人成熟得多的心智,着实难得。

“哥哥们要喝茶吗?”她招呼他们坐下,仰起头微微笑着,“我爸爸被他们工厂的叔叔叫走了,估计今晚是不会回来了,你们放心。”

王俊凯摸了摸她的头发微笑道:“这样最好了,忻怡,我们想见见你的母亲,不知道可不可以?”

“可是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啊,她说她在到处躲那个恶魂的追捕,只要有机会就会来找我。”忻怡睁着明亮无邪的大眼睛看着众人,语气带着隐隐的渴望,“几位小哥哥,你们有办法把我妈妈叫出来吗?我好想她。”

我好想她。这话说得大家心都软了,顿时几个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刘志宏和易烊千玺的脸上。

“……这事儿源源应该比我更合适。”刘志宏认真严肃地拍了拍王源肩膀 ,“伟大的通灵者,靠你了,再怎么说你不能让人家小姑娘那声哥哥白叫对不对?”

王源一脸黑线地推开他的手:“别闹,我试试 ——忻怡 ,你有没有你母亲生前留下的东西啊?贴身的那种。”

忻怡闻言顿时飞快地跑进里屋,不一会取了一条手帕出来递给他:“这是我妈妈自己绣的。”

那条手帕是绢布的,上面用彩色丝线绣了一副百花图,姹紫嫣红煞是精致,可见忻怡母亲是个极其心灵手巧的女子,只是遗憾竟嫁给了一个这么不解风情的酒鬼,想来也是常年心中郁结,抱恨离世。

王源修长的手指在那幅图案上细致勾勒了一回,随即干脆利落地在自己眉心一点。
眸中瞬间流光溢彩,仿佛霓虹灯映射下的一泓清泉,明亮澄澈却偏又带了几分魅惑的色彩。

这便是阴阳之眼正式开启,转而开始以从手帕上所获得的线索为引,在一定范围内搜寻忻怡母亲的灵魂位置。

刘一麟瞥了一眼忻怡好奇的神情,颇不自然地在罗庭信耳边道:“咱们还真是很少在雇主面前施展法术呢,看起来怪别扭的。”

“任务特殊么,没办法,至于保持神秘之类的,缓缓再说吧。”罗庭信转头,伸手推了一下刘志宏,“志宏,到时候任务完成,你准不准备……嗯?”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刘志宏立即会意,压低声音道:“还是不要了吧?一个孩子而已,而且又有一定程度的通灵技能,抹去她的记忆怕是对她将来不利。”

“最好还是不要。”千玺难得对他的意见表示认可,“以免出了差错影响孩子智商。”
罗庭信疑惑扬眉:“有先例么?会影响到什么程度?”

“不知道,但没准会变成志宏这样子。”

“哦。”罗庭信和刘一麟均若有所思地点头称是,“那还真是够严重的,别抹记忆了。”

刘志宏光荣躺枪气得直磨牙,但碍于忻怡在场不好发作,于是桃花眼一眯,朝着幸灾乐祸的二人阴森笑道:“那是自然啊,我哪有你们俩智商高。刘一麟,那天小六子猫粮里的泻药是你搁的吧?还有庭信,你自我催眠也没有用,我都能知道,这几天晚上你都是靠着装晕才逃过一劫吧?刘一麟真是好精力……”

刘一麟惊讶万分,下意识看向罗庭信:“庭信你也太狡猾了,其实有什么话你可以好好和我说么,没有必要……诶,诶庭信你别激动,那事儿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保证以后先问你意见成不?哎……饶命啊……”话未说完就被罗庭信揪着领子拖出了客厅,且后者为了不吓到小忻怡,脸上还始终保持着和蔼可亲温柔体贴的笑容,但落在旁人眼中,怎么看怎么像别有用心的变态杀人狂。

这悲惨一幕,当真是闻着伤心见者流泪。
刘志宏轻咳一声正襟危坐,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神情庄严,就差在头顶插个“犯我听魂威严者虽远必诛”的牌子了。

刘志宏突然想到什么,笑了笑,低声吐槽:“其实我很早以前就想说可是又怕伤你自尊心,你这普通话啊,真是该练习练习了。”

“你管我?

人艰不拆,刘志宏觉得自己若是在这时候再出声嘲笑简直是太不厚道了,但事实上还没等他开口,王源王俊凯那边已经有了动静。

“小凯,我找到了!”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