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星星

请假到2018年中考结束,期间周更或不定时更新,*^_^*

【易文定情‖千文】惊世(13)

#cp千文

#灵异向

#“惊世”又名“逗比们的幸福生活”

#猎杀者千&听魂者宏

#私设一抓一大把

如果这些没有触到你的雷点,那么☞ Go!

——正文——

<13>

根据阴阳之眼的感应,王源获知忻怡母亲的灵魂现在正被困在某个地方逃离不得,很可能已经被那个恶魂抓到了。

“可是方才的反馈很奇怪,我感觉那个地方不只有一个灵魂存在着,否则感觉不会这么强烈。”

王俊凯见他神色为难,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头发温声道:“不急,先试试锁定她的位置。”

“无法锁定,干扰太强。”

“不锁定不成啊。”刘一麟在旁边忍不住开口,“不锁定我没办法把你们带过去,空间转移必须要有具体目的地。”

千玺瞥见不远处忻怡望向这里可怜兮兮的眼神,心生不忍,压低声音问道:“王源,看得见那里的环境么,一点点也行,多少给点提示。”

我再试一下。”王源努力睁大眼睛望向虚空,一时只见七色光芒轮流在他眸中交替变换,良久,他深深呼出一口气,“初步判断应该是郊区的某家工厂,而且我在那里看见了榕树的影像。”

“榕树……”罗庭信沉思片刻,突然转过身去朝忻怡家养的一只小黄雀勾了勾手指,“宝贝,过来!”话音未落,那只本来已经快要睡着的黄雀竟奇迹般从梦中清醒过来,扑闪着翅膀飞出了并未上锁的笼子,随即轻盈地落在了他的掌心。

罗庭信严肃地朝它点点头:“姑娘,请问你知不知道附近有什么见多识广的鸟类呢,我想向它们打听个地方……哦有只暗恋你的野麻雀啊,它眼线众多是吧?把它叫来成不……大姐,我有急事啊你能别傲娇么?就算你不喜欢它也不妨碍帮我个忙啊,现在找个能正常沟通的人类多不容易,给个面子……再说了我可是你主子请来的客人……”

众人就围在一边,眼睁睁看着他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地跟一只鸟交流,想问又没法插嘴,只能互相对眼神。

刘志宏:庭信这是要往鸟人方向发展啊?

刘一麟:别闹,当心一会儿我媳妇咬死你。

王源:能不能快点,一会儿那边都上演全魂宴了……

王俊凯:源源别急。

千玺:要不我直接一路找过去得了,靠谱么?

……终于等到罗庭信有了动静,他放开小黄雀走向窗台,不一会儿,在黄雀的召唤下,窗外又飞来一只灰不溜秋的麻雀,落在他的肩头。

“你叫小飞侠啊?哦,真是好名字。”罗庭信满脸黑线地和这只小尖嘴一开一合的话唠麻雀询问着,“听说你人际关系较广啊?能不能告诉我,全城范围内的郊区地带,哪里有废弃工厂且附近种植榕树?”

小麻雀欢乐地蹦哒了两下,就算旁人听不懂它说的啥,也能清晰体会到它因自己的人脉优势而得瑟的心情。罗庭信听了一会儿,总算成功从一大堆自吹自擂的废话中得到了想要的信息。

“……好吧小飞侠,祝你和女神百年好合!

”罗庭信随手拽上外套,朝众人使了个眼色向外走去,“知道了,八号街往西二十里,刘一麟!”

“得令!”

空间通道瞬间开启,带着六人迅速撤离现场奔郊区而去。

忻怡作为一个完全不明所以的雇主,站在原地看着这样一众来去如风的男子转眼间便消失在自己面前,一时惊讶得睁大了眼睛,只感觉身处梦中。

纵使是小说电影里,貌似也没有这么神奇的桥段,嗯,也许是自己读的书太少了,妈妈说过一定要多读书,长大以后才不会被人嘲笑孤陋寡闻。

“哥哥们,一定要把我妈妈救回来呀……”她小小声念叨着,终于是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走进了自己卧室。

而此刻,惊世六人组已然穿越空间,站在了八号街以西的郊区土地上。

冷风阵阵,扬起的沙土几乎要迷住视线,王源往王俊凯身后躲了躲,用手遮住眼睛探头向远处望去 ——

那里,废弃已久的工厂在黯淡月光下孤独伫立着,阴森神秘,当真是令所有恐怖故事得以发生的最佳地点。

居然让人有点隐隐兴奋。

六个人沿着沙土飞扬的道路径直来到工厂内部,为了避免被夜间偶然路过的行人发现异常,还特意让王俊凯设了一道屏障在大门上。

“这里空气质量太差劲了。”罗庭信皱着眉头低声抱怨,“为什么所有的坏事都要发生在乌漆麻黑的废弃工厂呢?电影小说里也是,杀人越货,绑架藏匿,连我们现在除鬼降妖都不能免俗,简直狗血!”

王源捂着鼻子小声补充道:“其实未必都是坏事啊,比如偷情也可以。”

罗庭信白他一眼:“别闹了源源,试想一下如果你和小凯在这里偷情 —— 那你还看得见他吗?”

“……”一直兢兢业业拿着蜡烛照亮的王俊凯再次不幸躺枪,顿时有种拿火苗烧他头发的冲动,“有废话的工夫赶紧上楼吧,楼下根本没地方藏人。”

刘志宏在旁边严肃地摸着下巴:“可我们要找的不是人啊,是h-un魂啊!灵体是不占空间的,就像《西游记》里,拿个葫芦就能装进去。”

“这有什么必然联系么?”千玺无奈地拍开了他的手,“还有,你又没胡子摸什么摸啊。”

其实刘志宏是很想义正辞严朝他喊一句“我又没摸你”的,想了想觉得不太合适,便放弃了这个念头,转而悻悻地望向楼上。

听得刘一麟低声道:“源源,你能感觉到什么吗?”

“我把阴阳之眼关闭了。”王源回答得理所当然,“这里不干净,不一定会看见什么乱七八糟的,待会必要的时候再开启吧 —— 你可以问问志宏。”

“我才不要,如果这里真像王源感知的那样困着一群游魂,那我贸然感知是会被超大信息量弄疯掉的。”刘志宏毅然决然把包袱推给了千玺,“你还是问千玺吧。”

千玺没说话,直接拖着他往二楼方向走去 ―― 正所谓实践出真知,上面到底有些什么亲眼看看就知道了。

工厂二楼的布局和一楼不尽相同,楼下是摆放生锈损坏的大型机器的地方,而二楼则以房间为主,有操作间也有办公室,不过现在都被关闭了,且由于年深日久,门上布满了灰尘、划痕和蛛网。

王俊凯回过头,见王源神情凝重,不禁问道:“源源,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嗯。”见大家的目光一瞬间集中在自己身上,王源严肃点头,“的确,我发现……这里的空气质量比楼下还要差劲。”

“……靠,谁问你这个了?”罗庭信磨了两回牙,没好气道,“能不能靠点谱?开天眼定位目标吧,再耽误一会儿忻怡她母亲都要被做成一盘菜了。”

————
今天有事耽搁了,就晚了点,(鞠躬),明天10点,惊世与您不见不散

评论(7)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