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星星

请假到2018年中考结束,期间周更或不定时更新,*^_^*

惊世(11)

#cp千文

#灵异向

#“惊世”又名“逗比们的幸福生活”

#猎杀者千&听魂者宏

如果这些没有触到你的雷点,那么☞ Go!!

——

<11>

事实证明,惊世的生意出现频率很不稳定,他们有时会将近半个月接不到委托,但也有可能两三天就有大活。用王源的话来说,这得凭运气。

而最近运气似乎就不错。

有个名叫忻怡的小姑娘在夜半找上门来,请求惊世众人帮忙救自己的妈妈。因为当时其他五人都忙着在屋里三国杀(……),所以接待工作基本上是由刘志宏独自完成的,这样的待遇还被罗庭信美其名曰“历练的机会”。

“那个小女孩大约七八岁吧,模样挺可爱的,梳着两根羊角辫,声音甜甜的,貌似一开始还被咱那个空间通道吓着了,我觉得以后可以设置点未成年人保护措施,这样更加人性化……”刘志宏话没说完就被迎面飞来的橙子砸到了头,“……喂,谁这么没素质?”

“是我。”千玺理所当然地回答着,且手里还掂着个苹果作势要扔,“是要你描述任务情况又没让你介绍客户长相,罗嗦什么啊,王源都要睡着了。”

蓦然被提到名字的王源茫然从王俊凯怀里抬起头,腮帮还一鼓一鼓地嚼着东西:“你说归说别带上我啊,我听得可认真了。”

旁边的罗庭信忍不住翻个白眼:“你听得认真?刚才口水都快滴到小凯衣服上了。”

“我乐意。”痴汉属性瞬间开启,王俊凯在第一时间力挺自家媳妇,“又不用你给你洗衣服,多什么嘴。”说完立刻得到了王源满意的奖励吻。

刘一麟如法炮制,登时严肃回击以讨罗庭信欢心:“你想什么呢?连庭信自己的衣服都是我来洗,你还想让他给你洗衣服?做梦去吧!”

罗庭信轻描淡写瞥他一眼:“怎么,看样子你还有意见?”

“……没意见啊,这不应该的么。”

“那还有什么可废话的。”

“……”同样的行为,截然不同的收获,刘一麟痛定思痛,默默挪到一旁自我反省去了。王源看着傲娇到外太空的罗庭信,暗暗摇头,心道情商果真不够高啊,自己的男人是要哄的,哪里能天天给予精神打击,简直是致命错误。想到这里,忍不住抬起头和王俊凯相视一笑。

易烊千玺万万没想到自己制止刘志宏话唠的举动最终会导致话题完全跑偏,只好再次担任把话题拉回正轨的任务,清了清嗓子大喝一声:“志宏你继续说!”

“……诶?”刘志宏本来正看双方吵架看得兴高采烈,乍一听他喊自己几乎吓了一跳,“啊,我继续说哈,忻怡想让我们帮个忙,就是让她母亲顺利轮回。”

千玺皱眉:“顺利轮回?一个小女孩怎么竟懂得这些?”

“有的小孩子的确能看到大人看不见的东西,随着年龄增长,这种能力就会慢慢淡化。当然,通灵者除外。”王源替他做解释,“我估计这个忻怡能看见她去世母亲的灵魂吧?而且听起来,她的母亲应该是遇上了麻烦。”

刘志宏连连点头表示认可:“对的,忻怡母亲进入不了惊世内部,只好托女儿来找我们帮忙,说有个恶魂一直缠着她不准她轮回,而且似乎想要把她吞噬掉。”

“吞噬?”王俊凯放下手里看了一半的菜谱,颇为疑惑地转过头来,“看来这个恶魂来头不小啊,一般来说,具有吞噬或同化其他灵体功能的游魂,生前必然是具有法术的特殊能力者,且死后怨念颇深,才会想到这种旁门左道来延续自己所谓的愿望。”

“呃,看来这个忻怡的母亲还不是特例,只是碰巧倒霉遇到麻烦了而已。”

王源换了个姿势坐好,摆出一本正经的神情环视众人一圈:“特殊能力者灵魂的顽强程度肯定胜于一般人,我们搞得定搞不定还是个问题,兄弟们,谁有好主意?”

“你看我也没用。”罗庭信见他目光掠向自己,无奈开口,“我总不能指挥着一群猫狗去吓唬它吧?要不你把恶魂引到动物园狮虎山去我试试看?”

王俊凯低声道:“其实这件事只能以志宏千玺做主力,咱们全是辅助。”

反思中的刘一麟很适时地接了一句:“我可以先临时开个空间把忻怡母亲扔进去,让她躲一段时间,等我们解决问题后再轮回。”

“这也是个好主意……”

“回头让千玺和志宏去办个健身卡吧,对付敌人需要良好体力哎。”

“有道理。”……

刘志宏和易烊千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哀叹出声。

这就是身为攻击系职业的悲剧命运啊,无论同伴们怎么探讨,永远都会得出让他们冲向第一线的意见,且这个结论不可逆。

最可恨的是,工资一点也不多发,饭还一点不能多吃,这和廉价劳动力有什么分别?

多么痛的领悟。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