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星星

请假到2018年中考结束,期间周更或不定时更新,*^_^*

惊世(千文)

啦啦啦~~~~啦啦啦~~~~~

答应@懒人癌 的三更,之第一更——————

—————————————————————
< 4 >

刘志宏本以为一进入“惊世”的内部就会看到极其高大上的店中布局和极其高大上的店面主人,结果他发现自己错得很离谱—— 事实证明,有一个霸气店名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而所谓的特殊能力者也未必就一定严肃冷峻超凡脱俗。

当然,刘志宏也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多么脱俗的人,他一直觉得自己的气质和听魂者这个身份并不搭调,而自从方才见到易烊千玺高冷清傲的样子之后,他就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自己该不会是特殊能力者之中格格不入的异类吧?

……原来不是的,易烊千玺才是那个异类。

当眼前的景象慢慢清晰,千文二人便看到了一个戴着棒球帽的帅气男生,而那个男生正站在门口,慢慢把打开的空间收拢回来—— 看样子,这位的职业是以前经常听说的、能任意开启撕裂空间的追踪者。

“嗨,远方到来的客人。”棒球帽男生转过头来朝他们粲然一笑,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看上去非常讨喜,“你们两个实力很强啊,怪不得刚才我从空间中收到的回返波动那么强烈。”

刘志宏伸手捏了捏他手臂上结实的肌肉,由衷赞道:“你才真的是实力很强,身材练得这么好,难怪连空间都能撕裂。”

“呃,这和身材其实也没什么关系……”

“请问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么?”易烊千玺不像刘志宏那么自来熟,只是礼节性地微笑着,“还是说,这家店面是合伙经营的?”

棒球帽男生得意地扬眉:“必然不止我一个啊,他们全在里面呢!源子,小凯,庭信——出来接客了!”最后一句几乎是扯着嗓子吼出来的。

很遗憾,没人搭理他。

易烊千玺和刘志宏对视一眼,均森森觉得自己走错了地方。

“对了,忘记说,我叫刘一麟。”棒球帽男生转过身又很认真地做了一下自我介绍,“你们两个呢?”

“啊……我叫刘志宏,这位是易烊千玺。”

“好名字,好名字。”原来莫名夸赞别人名字好听这种毛病不只刘志宏一个人有,刘一麟很热情地一手牵着一个,把处于茫然状态的二人拉进了屋子。

惊世店面的内部并不像从外面看来那般古老陈旧,相反,三室一厅,倒是极为宽敞。不过宽敞归宽敞,布置装潢却奇葩得紧。摆在桌子上那些乱七八糟的零食就不提了,贴在墙上乱七八糟的抽象画报也就算了,摆在走廊里的健身器材也可以理解,但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屋里到处都是溜达来溜达去的猫猫狗狗呢?不仅如此,衣柜顶上还落着好几只色彩斑斓的大鸟,电视机上甚至还趴着一只龟……这是到了动物园了?

客厅灯光很明亮,一个瘦瘦高高的清秀男孩子正盘腿坐在地板上,对着面前毛茸茸的猫狗们指指点点,颇有大将之风。

“老大,你也不管管他们,怎么带的头啊?嘿,还敢顶嘴,信不信我抽你!喂老二老三你俩别打架了,这里的母猫又不是只有小五一个,争风吃醋像什么样子!还有那个谁那个谁……小八小九,都给老子睡觉去,要不然明天不给饭吃!”

这种反常言行若是在常人看来,绝对是精神病医院的优秀典范。

“……”刘一麟瞥了一眼刘志宏尴尬的神情,低声解释,“这位是罗庭信,驭兽者,能直接和一切生物沟通。你也看到了,因为属性特殊,周边那些流浪猫流浪狗什么的都愿意和他亲近,于是他干脆就都带回家来养着了。”

易烊千玺在旁边轻笑一声:“真是有意思的能力。”
罗庭信终于把自家崽子们的矛盾调解完毕,这才

有时间抬起头来打量他们:“一麟,介绍一下呗。”

“刘志宏,听魂。 ”

“易烊千玺,猎杀。”

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

“都是攻击系啊,了不起。”罗庭信笑道,“难怪源源这几天总念叨着会有实力高超的新朋友来这,结果真就应验了。”

刘一麟探着脑袋往里面卧室张望:“源源和小凯呢?今天居然睡得这么早?”在他们的观念中,在凌晨四点之前睡觉都算是“很早”。

“切,王源那个没节操的,刚才躺沙发上又撒娇又卖萌,小凯一时把持不住就把他抱进去了,现在估计俩人正忙着,没工夫接待客人……”

“罗庭信你够了!”罗庭信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软软糯糯却略含不悦的声音截断了,“你以为谁都和你跟一麟一样喜欢秀下限吗?我和老王只是在卧谈,知道么?卧!谈!”

刘志宏回过头去,见一名身材修长挺拔的黑衣男生打横抱着另外一名缩在被子里的男生走了出来,一个超帅,一个巨萌,再配上黑衣男生望向怀中人那含笑宠溺的小眼神,看上去真是天生一对

……

Stop,思维偏离了,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转向旁边,却意外地听见易烊千玺小小声道了一句:“很般配。”声音极轻,只有他自己听清楚了。

两个人诡异地对望片刻,都在嘀咕着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决定,这一个地方四位异能者,不多不少正好两对情侣,加上他们岂不是显得很多余?

同属攻击系的高瓦数大灯泡,嗯,果然很有卖点。

“这两位是王五岁王两岁,守护者和通灵者,都属于辅助职业。”刘一麟很负责任地做着介绍,“你们不要太惊讶,习惯了就好,其实和他们这群神经病在一起我也很有压力的。”最后一句话音量渐缓,近似耳语。

刘志宏和易烊千玺默默点头。

听得罗庭信嘿嘿一笑:“紧张什么啊源源,解释就是掩饰,你瞧小凯都不好意思了。”

“再欺负源源当心我揍你啊。”王俊凯因为抱着包裹了王源的铺盖卷,没办法腾出手来教训罗庭信,只能警告性地瞪他一眼,“你这嘴贱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等你肤白如玉吹弹可破的时候,我就改。”

“……你妹。”

“老王别搭理他,招呼客人要紧。”王源懒懒‘
打了个哈欠,披着被子从王俊凯怀里蹭下来,光着脚丫走到两人面前,“嗨,我是王源,通灵者,欢迎来到惊世。”

欢迎来到惊世,再简单不过的问候,清清楚楚传达了准备接纳对方的信息。

身为优秀的通灵者,在某些时机下可以感应到一定程度上的未来情景,譬如这一次,王源梦见了将有新伙伴到来。

“我们两个都是被一种特殊力量召唤过来的。”易烊千玺低声道,“恕我多言,你们就不担心我们会另有所图么?”

“通灵者的感觉怎么可能出错?”王俊凯从身后过来,俯下身给王源穿好拖鞋,语气友好,“源源说你们是我们的朋友,那就一定没问题。”

或许,并不是信任所谓通灵者的实力,只是毫无条件地认可王源而已。

罗庭信在刘一麟耳边嘟囔着:“小凯这绝对属于盲目崇拜。”刘一麟拼命点头表示同意。

王俊凯登时用力在他后背拍了一掌。

“好啦,闹什么闹,真无聊。”王源把下巴支在王俊凯手臂上,转而冲着千文二人笑眯眯道,“我们这一共就三间屋子,床还是挺大的,你们俩以后一起睡在庭信那屋好不好呀?反正庭信也从来不在自己屋里睡,对吧10?”

刘一麟下意识“嗯”了一声,结果立被罗庭信翻着白眼揪住耳朵拖到旁边去了,不一会儿就见十多只猫狗开始在后者的指示下疯狂地把他扑倒在地。

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睡在一起?

刘志宏偷偷扫了易烊千玺一眼,却发现对方也在皱着眉头瞥向这里。

“喂,易烊千玺,你睡觉时没有梦游杀人的习惯吧?”猎杀者这个职业有点特殊,得提前问好了。

千玺顿时满脸黑线:“我一般只杀作恶的游魂,不杀人。”

“那就好了。”刘志宏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也保证不会干扰你思想。”

“……可是这貌似不是重点吧……”

王俊凯搂着王源,将千玺的纠结神情尽收眼底,此刻不由得微笑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两个大男人,难道还会不好意思吗?”

刘志宏立即大咧咧地表态:“我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千玺垂眸,无奈地点了一下头。

的确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只是独来独往太久,不喜欢和别人睡在一起罢了。

不过现在既然已经决定在惊世落脚,该习惯的事情还是必须要习惯的。

况且,这里的氛围很容易让人产生亲切感,想来若是就此住下,应该会比以前的生活更快乐一点。

但愿今后会拥有些不一样的经历吧。

他是这样隐约地期盼着。

—————————————————————

快来夸夸我,本总攻真是贤惠(划掉)人妻啊(诶,好像更不对了。)

(>^ω^<)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