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星星

请假到2018年中考结束,期间周更或不定时更新,*^_^*

惊世(千文)

么么哒,最近小零子要期末啦,更新会少了,请大家谅解么么哒╭(╯ε╰)╮

————————

<1>
深夜,G城。

此时街上已经没了往来行人,只有路灯光线透过法国梧桐的斑驳枝叶,在道旁投下错落阴影,仿佛铺展绵长的水墨图案。

月色略显黯淡,四面寂静

这样的环境总是难免让人生出联想,像是有什么故事将要开始一样。

夜风骤起。

直到急促慌乱的脚步声突兀响起,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从远处跌跌撞撞地狂奔过来,他的脸在路灯下显得有些扭曲,甚至还泛着不正常的青色。终于他跑不动了,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而后恐惧万分地望向自己身后。

颀长身影在距离他不远处悠然停住,浅色月光下,来人一袭黑色劲装利落而帅气,居然是个非常年轻的男孩子。

“怎么不跑了?”男孩淡淡笑着,精致的眉眼间透出几分不易察觉的轻嘲,“你杀了这具身体的主人意图强占躯壳借尸还魂的时候,可没想到会有此种下场吧?”

中年男人哆哆嗦嗦地辩解:“我又没有妨碍你……”

“可你做的事情让我知道了。”男孩仍是那样微笑的表情,“不好意思,我就是看不得一切不干净的东西。”

“求求你……放过我吧。”

男孩不再开口,只是一步一步朝他走过来。

中年男人脸上诡异的青色又加深了几分,他见再无转圜余地,眼中凶恶之气渐显,突然以手撑地高高跃起,冲着男孩飞快撞去。

浓郁的黑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他笼罩,不多时,空气中竟被染上了强烈的腥臭气息—— 是尸体腐朽的味道。

男孩略略皱眉向旁侧闪开,身形蓦然鬼魅般消失在了原地,然而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了中年男子的背后。

修长手指自虚空一探,随着四周奇异的波动,一道如有实质的风刃便显现在他的指间。

“游戏结束。”他星辰般璀璨的眸底无声无息闪过一丝凌厉光影,语气却仍旧云淡风轻,“另外,我叫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

赫赫有名的少年猎杀者,据说已经摧毁过无数不肯轮回而留在人间作恶的游魂,只是从来没有谁晓得他的样貌,因为亲眼见到过他的游魂,已经全部消失了。

风刃骤然没入中年男子的脖颈,发出轻微的撕裂血肉的声响,不过,没有流血。后者保持着一个震惊恐惧的表情,就这么僵硬地朝后方倒去,在接触的地面的一瞬间,他蓦地就化成了一堆不规则的沙尘,随风扬起消失不见了。

被恶魂强占身体的人,大抵都是这个结局,身形俱灭。

易烊千玺对这种事情早已司空见惯,甚至连叹息也没有,只是波澜不惊地掸了掸衣上的尘土,朝来时道路走去。

他要去A城,寻一个地方。

……而此时此刻,S城的街头,另一个少年正站在月光下,似笑非笑注视着对面的年轻女人。

“就是你找我?”

那个女人面色苍白地低声问道:“是……请问你是刘志宏么?”

“嗯。”

“我一个朋友说……说你能与灵魂对话,是真的么?”她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几欲滴出泪来,“我想请你帮我个忙,可以吗?”

刘志宏笑了起来,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几乎要眯成一条缝:“我敢打赌,你朋友是当作玩笑话和你说的吧?要知道,这条街上所有人都觉得我是个疯子。”

女人拼命摇头:“不,我信,我相信,因为我经历过,而且现在还在经历着!”

“哦,那大概是错觉,多睡几觉就好了。”刘志宏说完转身欲走,却被女人从身后死死拽住,“……大姐,你到底要做什么啊?”

“求你救救我,我看过心理医生可他们都不能理解我,我现在能想到的就只有你,你能不能替我找找问题出在哪里?”女人终于忍不住哭泣起来,死死拖着他的衣角就是不肯松手,“我每晚都在做着同样的噩梦,梦见我被人箍住脖子无法呼吸,而每天早上醒来,我都会发现自己的颈间真的有青紫痕迹,而且我在房间里总会听见奇怪的哭声,我还在天花板上看到过小孩子的影像一闪而过……我求求你,你帮我一次好不好?我和别人说,她们都觉得我是精神病!”

刘志宏站在原地,垂着眼帘沉默着。

许久,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从前自己察觉到有古怪而好心提醒别人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他是骗子,可现在他想离开这里了,却又有人找上门来。

也罢,再帮一次忙也没什么关系,毕竟这也算身为听魂者的本分。

他回过头,拍了拍那个女人的肩膀:“喂,大姐你先松开好么?让我看看。”

女人见他肯答应自己,这才迟疑地退了一步,怯生生地看着他。

刘志宏张开五指对准她的面门,而后,缓缓收拢。

片刻,有几缕金色光线从他指间溢出,随即便没入女人的眉心。

他闭上眼睛,脑海中立刻就显现出一副画面:面前这个女人正痛苦无比地躺在手术台上,身边围着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她的腹部微微隆起,看起来至少已经有了三个月左右的身孕,然后

……

“你打过胎?”刘志宏忍不住开口问道,“而且当时孩子已经三四个月了吧?”

女人惊讶地看着他:“这你也知道?”

“我能读取别人的记忆。”他如是说,“灵魂比肉体成型的时间要早,你孩子当时的灵魂已经趋向于完整,在被你打掉时自然就产生了极重的怨气,而这种怨气在夜晚时往往能够凝聚成实体,所以你就遇到了那些奇怪的状况。”

这便是民间传说中常常会提起的,婴灵。倘若这个婴儿的怨灵迟迟纠缠不肯离去,那么早晚有一天会把女人害死。

“也就是说,是因为我杀了自己未出世的孩子……这便是我的报应么?”女人无助掩面,低声地呜咽着,“可我没有办法啊,我没有钱,孩子父亲又走掉了,我一个人养不活这个孩子,我……我也不想的……”

刘志宏默然地仰头望天,一言不发。

旁观他人的遭遇,总是难免产生过客般的惋惜情绪,尽管浅淡,却依然免不了心生感慨。

世间可怜人,总是各有各的难处,不知道当初父母将自己丢在孤儿院门口的时候,是否也是怀着同样的心情。

不过也无所谓了。

“你想让你的孩子转世轮回么?”

“我想。”女人泪眼模糊地看着他,语气近乎哀求,“请你让他离开吧,告诉他,是妈妈对不住他,愿他下辈子投生一个好人家。”

下辈子,多么遥远,本是值得感恩的母子情分,
就被这样一句卑微无力的言语生生斩断。

请让他离开。

刘志宏叹息着走过去,伸指在她眉心一点,很快,一道轻飘飘的烟气便从女人体内分离出来,停在了他的掌心。

“你明白的,我可以轻而易举毁掉你,可我不愿意这么做,你自行转世去吧,趁时间还来得及。”刘

志宏轻声和那道灵魂交谈着,“你母亲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所谓的仇恨,你也应该忘记,免得错过下一世。”

女人看不见灵魂的样子,她只能看到刘志宏托着手掌在与空气对话。半晌,他的掌心蓦然升起一

团暖暖的浅金光晕,在风中缓慢地消散开去。

“你孩子走了。”

“那……他有没有什么话留给我?”

“没有,婴灵只能理解我的语言,却不会说话。”
女人抿唇,失望地低下头。

刘志宏注视她很久,然后,蓦然毫无征兆地伸手在她额头轻拍了一掌。

消除部分记忆,也是听魂者的一项技能。

女人阖着眼睛怔了半晌,终于如梦方醒般长长呼出一口气,抬起头来迷茫地盯着他看:“呃,你是……咦?我怎么会在街上了?”

“我不知道,我还以为你迷路了呢。”刘志宏眯着眼睛笑道,“以后注意点,不要乱跑了哦。”说完,转身走开。

有些事情,还是忘了的好。

说到底,他也并不希望自己在S城做的最后一件好事被人记得。

就让人们都以为他是个喜欢骗人的坏小子吧,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毕竟强行让人接受一些不能用常理解释的现象,也实在困难。

过去的就忽略掉吧,而现在,他要离开S城,去A城寻一个地方。

他有预感,那里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而此时此刻的A城中,一间屋子里的四位少年看到这样的景象,轻叹一声,看来又有人要加入了啊。不过也好。

评论(13)

热度(11)